绗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绗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邑12小时的跨省解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23:48 阅读: 来源:绗缝机厂家

河北法制网讯(记者 张兰华 通讯员 吴 伟)7月8日凌晨3时许,山东省济南市彩石镇桃花岛一座度假山庄内突现一阵嘈杂,数名民警一起拥入101房间,瞬间灯光大亮。睡眼惺忪的两名男子尚未来得及反应,手上已被戴上了冰凉的手铐。蜷缩在角落的权东被武邑警方成功解救了出来,结束了长达10余个小时的身心摧残。   丈夫出门,数小时音信皆无  7月7日下午2时30分,晓梅匆匆走进了武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楼。面对民警,她略显慌乱地说道:“我男人被绑架了,你们赶紧救他。”  晓梅的丈夫就是权东,原籍济南,家具雕刻机械经营个体老板。2013年前后,他举家从泉城来到了有着“雕刻之乡”的武邑县,在富达市场北街开办了一家经销店面,专营家具雕刻机械以及安装维修。  7月7日早8时30分左右,权东照例和家人打过招呼后,按照预约前往一家具厂安装雕刻机械。蹊跷的是,权东骑自行车出门后,再也没有了音信。直至中午,晓梅多次拨打丈夫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被索万元,案情悖理凸显隐情  下午2时许,晓梅终于等来了丈夫寥寥数条信息回复,也正是凭借这几条短信内容,晓梅认定丈夫被绑架了。权东告诉晓梅,他已经被刘树林拉到了济南,1个小时内迅速筹集1万元钱,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刘树林是谁?这个陌生的名字,权东此前从未对晓梅提及,但这却又是报案人能提供的唯一线索。武邑警方根据户口登记信息,查遍武邑县以及周边县市区同名人员,均没有找到条件符合的检索结果。  此外,令警方感到蹊跷的是,受害人遭遇绑架案,家属均会被勒索大笔赎金,然而本案中,受害人仅通知家属筹集1万元,有悖绑架案件的常理,是否另有隐情?警方对此倍感质疑。  循线追查,警方破解系列信息  下午3时,晓梅的手机准时收到了权东发来的一组收款账号。经查,账号户名正是刘树林。  在警方的授意安排下,晓梅一再拨打丈夫的手机。10分钟后,电话另一端终于出现了声音。权东告诉妻子,他的朋友已经帮他汇了4500元,再将剩余的5500元钱汇足。不足一分钟的通话中,权东再三告诫妻子赶紧汇钱,要不然他真的会被扔进山里喂蝎子。  这通电话也间接印证了警方的推断,刘树林是权东曾经的生意伙伴,因为债务纠纷被其强行带走。  生意伙伴?那肯定是与家具雕刻机械相关的生产和销售从业人员。侦查方向确定,警方立即着手调查,很快有了结果。民警在互联网一则广告页面中搜索到了刘树林的名字,手机号归属地显示为济南。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循线追查,警方掌握了有关刘树林的系列信息。刘树林,山东泰安人,现任济南一家雕刻机械厂的销售经理。7月5日,刘树林来到武邑县,入住在距离权东门店百米外的一家宾馆内,和他同住的还有两个男子。7月7日上午,刘树林等三人退房离开宾馆。三人的行动轨迹,与案件发生的时段非常吻合,权东被刘树林三人控制的可能性极大。 丈夫遭禁,妻子收到定位信息  傍晚18时许,晓梅为对方账户汇去5500元钱后,权东的手机再度处于关机状态,也没有权东被放出的消息。情况不明,危险时刻存在。警方迅速部署警力赶赴济南调查,解救被非法拘禁的权东。  晚上10时许,就在民警赶往济南的路上,晓梅的手机收到了一条重要线索,权东通过微信给妻子发来了一条位置信息,信息显示他目前正在济南市历城区彩石镇,这大大缩短了警方的调查和营救时间。  凌晨1时许,武邑县公安局民警赶到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寻求协助,展开对权东的营救部署。  当地民警介绍说,根据定位信息判断,权东所在位置应该是彩石镇桃花岛旅游的一家度假山庄,经侦查,最终确定了准确的位置和权东所在的宾馆。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8日凌晨3时,武邑县公安民警抵达了这座度假山庄。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宾馆服务人员很快指认了101房间。这便有了文中开头的一幕。  此时,浑身是伤的权东正蜷缩在角落里,煎熬地等待着。破门而入的警察,让他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瘫软在地板上。躺在床上的刘树林和李强还没来得及完全睁开眼睛,迅速被民警控制。随后,另一涉案人员张坡也被警方抓获。  遭受虐打,受害人被逼写下26万余元欠条  被解救时,权东脸上和身上多处瘀青,手背以及腿部几处伤口仍在不时冒着血水。虽然被警方成功解救,但回忆起这10余个小时的虐打摧残,仍惊魂未定。  7月5日,刘树林和李强、张坡三人驾车来到武邑县城,入住在距离权东门店百米外的一家宾馆内,开始了对权东的观察。次日,刘树林三人驾车尾随权东进入衡水市区,半路跟丢先行返回武邑县城。7日上午9时左右,权东骑自行车走到武邑县城东关街小桥东侧时,被李强和张坡两人强行掳进汽车内。刘树林驾车,三人押着权东返回济南。  从进入车内一直到抵达济南的路上,权东受到多番虐打和折磨。他向民警展示了手背和腿上的伤口,“这就是被他们使用改锥扎伤的。”在宾馆里,权东再次受到虐打,被逼之下他为刘树林写下了26.58万元的欠条。收到1万元钱后,刘树林三人未打算放人,想长时间关着权东,逼其家人还钱。  “其实,我并不欠他的钱。”权东介绍说,多年前他与刘树林结识。刘树林的多半武邑客户是由权东介绍的,刘树林直接将雕刻机械供货给客户,每笔生意会分给权东部分提成。但是,多家客户收到的机械却屡屡发生故障,导致刘树林20余万元的货款难以收回,刘树林便把这笔债务记到了权东的名下。  无论是否欠钱,刘树林等人采用暴力非法拘禁他人,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482.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E0399.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4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