绗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绗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鬼3前世今生情难还阿弥陀佛愿君安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7:58 阅读: 来源:绗缝机厂家

《酒吧》这部电影是一部低成本的电影,演员来回也就那么几个,小敏即使剧中的路人甲也是女六七,也是女二。虽然她的戏份已经没有了,可是这毕竟死了一个人,各方面现在都不好交代。

剧组所有人集中在片场,都不说一句话,整个片场透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医生说小敏是被吓死的。”电影女主角杨芳打破了沉默。

“吓死的???”还不太了解情况的林然感觉很不舒服,自己刚碰到一件奇怪的事,现在竟然说小敏是吓死的,这是闹哪样?

“是的。”徐冉飞接着给林然说了他收工走后片场发生的事情,听得林然冷汗直冒。

“不可能的,这么说,这个片场有鬼咯?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东西?!”林然越说越心烦,几乎吼了起来,“大家都是受过教育的,都是有科学常识的,你们怎么会相信有鬼魂这样的东西!”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科学是解释不了的。”人群中传来这么一句。

林然气得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他最讨厌这种钻牛角尖的人,他真恨不得冲过去把那人揪出来暴揍一顿。

“那好,你们既然相信有鬼,那么我们就在小敏头七的时候给她办个悼念会,看她会不会出现!”林然咬着牙瞪着每一个人。

“林然,事情不能太绝对。不管有没有,我们也该为小敏办个悼念会。”徐冉飞拍着林然的背。

李然无奈的看了徐冉飞一眼,叹气道:“那么最后一场我们就别拍了吧,昨晚的作为结局也不错,还有把最后一个镜头给小敏吧。”

徐冉飞同意了他的意见,吩咐大家准备。这时电话恰如其分或者说突兀地响了,是记者,想知道演员离奇逝世的原委。这是无法拒绝的,否则不是知道记者会写出怎样骇人听闻的故事出来。

林然走进明然酒吧,要了一大杯伏特加,一饮而尽,然后又要了一杯,转身看着借着酒劲各种放肆的红男绿女。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林然已经有些迷糊了,他仿佛看见了昨晚的女人出现在人群中,一闪而过。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林然抹掉因为酒精而冒出来的满头大汗。

“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突然女人的声音出现在林然的耳边,他猛地回过头,女人就坐在他的旁边,然而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无疑于恐怖片种突然窜出来的鬼怪,吓得林然差点将杯子给摔了。

“你是谁?!”林然强作镇定,直截了当地对她说。

“看来你真的是喝了‘醉生梦死’,什么都不记得了。”女人微笑着,眼睛里全是鄙夷与愤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你所说的林召棠。他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与我的整个家族也没有半毛钱关系,除了都姓林以外。”林然看着女人的眼睛,坚定而有力地说着,想要这样压住自己心里莫名冒出来的恐惧。

这的确是一股莫名地恐惧,自己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故事中存在的超自然物种,然而现在的自己却有一种被超自然物种逼近的感觉。好像它们随时都可以将自己带走或者杀害。

“哈哈哈哈哈——”女人放肆地大笑着,满是嘲讽地笑着,突然,她停住了笑,逼近林然,那距离足以感觉到彼此皮肤的温度,“大明星,你们剧组出事了吧?而且女演员是被吓死的。”说完,女人起身就朝门外走去。

林然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怎么知道的?即使娱乐记者报道了也不至于说是被吓死的啊?不行,我得去问个清楚。

林然追出酒吧,却不见不到女人,心里不由得恐惧增加了几分。

“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女人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林然背后。林然背脊发凉,手心冒汗,同一个身体不协调地各自主张起来。

“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

“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文章。”林然双手握紧拳头,转过身看着女人,“我对上了,你要怎样?”

“棠哥,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我就知道。”女人脸上的表情突然由阴变晴,笑颜如花,一头扎进林然怀里,“棠哥,我找了你一百五十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一百五十年???

林然吓得一把推开了女人,撒丫子跑进了酒吧。

女人看着林然落跑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无法捉摸的笑容。

林然跑进酒吧刚落座,气还没有喘匀,陈明从背后拍了他一把,吓得他几乎跳起来。

“咦,怎么啦,见鬼啦?!”

林然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看你这个样子。”陈明招呼酒保递给他一些纸,让林然擦擦汗,“听说你们的电影死人了?你不会因为这个吓成这样吧?”

林然抓过酒保给另一个客人的酒,一饮而尽,长叹了一口气低着头说:“以前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怪之类,而今天,我,我,我——”

“怎么了?”陈明一脸茫然。

林然依然低着头,幽幽地说着,像是在说一个久远的传说故事。

“林然,你确定不是幻觉?”

“怎么可能是幻觉?!你的意思是我疯了吗?!”

“不,不是,只是这一切怎么可能?”

“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是事情就那么发生了,你说该怎么解释?”

陈明无言以对,只得看着林然,心里却担心着这个朋友是不是因为电影弄得他精神失常了。林然也许看出了陈明的担心,心里更是不爽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怎么能够这样想自己?于是起身离开了酒吧,驱车回了家。

林然回到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坐在书桌前呆呆地看着电脑荧幕。

转眼小敏的头七到了,说好的纪念活动也有条不紊地筹备着。然而这几天林然却一直在寻找那个叫自己林召棠的女人,奇怪的是,女人再也没出现过。林然想,难道女人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这怎么可能呢?林然肯定自己没给别人说过自己的想法。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