绗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绗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变阵证监会权力新格局或酝酿一场监管风暴-【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0:23:27 阅读: 来源:绗缝机厂家

变阵:证监会权力新格局

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正如股市那略带燥热的小阳春,而中国证监会的人事变动更为这个春天增添了想象的空间。或许这仅仅是一次官场例行的推磨似的新老更替,或许这是一次大行动前的动员,有猜想才有乐趣,对于每个投资者而言,他们永远在盼望证监会能给他们带来公正与快乐。

时代周报记者 张子鹏 发自北京

2009年2月份市场便在流传证监会将出现重大人事变动,两个月后的4月8日,事实印证了传闻。

人事大变动

证监会副主席范福春的离任,引起了证监会几位要员的职务变化。

刘新华由主席助理,升任为副主席,主管办公室和行政工作;副主席桂敏杰增加了一项新职务—证监会的党委副书记,除了分管信息中心之外,桂敏杰还新接管了由范福春此前管理的稽查业务。不过桂敏杰此前掌管的基金部,则改为由另外一位副主席姚刚掌管,此外,姚刚还掌管着市场部和国际部;而人事部主任吴利军则升任为主席助理,主管人事工作。

由于范福春今年已经61岁,到了退休年龄,为了弥补该职务的空缺等,此前的2月9日,证监会在处级以上的中层干部中举行了一次民主测评会,首次以无候选人,所有正处级以上的干部自主推选的方式,对党委副书记、副主席和主席助理的职务进行推选。中央组织部干部局副局长徐东参加了此次会议。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证监会之前的后备干部评选,均有候选人名单,并且是差额选举,这次以无候选人为方式的民主推举,还是第一次。显示了未来对证监会这样的专业部门的干部任命的一种新形式和新方向。

2008年底,证监会同时已经进行了数次人事的变动。其中,发行部副主任徐铁调任山东证监局局长,副主任王连凤调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出任纪委书记。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监陆文山调任发行部副主任,河北证监局副局长李庆应也调任发行部副主任。

证监新课题

作为专业部门,证监会的人事任命一向由内部产生。

证监会新任副主席刘新华,在中国证券市场刚刚起步的时候,便参与了深圳证券市场早期的理论研究和实际运行工作。1999年1月,刘新华调入中国证监会,担任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兼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2006年被提升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兼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一直到现在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其间,刘新华先后辅佐了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三届证监会主席。

刘曾在内蒙古当了五年兵,从一个宁夏的电信局的话务员的岗位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来自基层的经验使刘新华被业内人士评价为务实派。刘新华曾公开表示,中国的资本市场仍处于发展的新阶段,与成熟市场相比有不同的特征,在这个阶段,不可避免地面临资本约束不到位、市场约束不健全、诚信法制约束不完善。刘多次公开强调必须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从而保证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

证监会党委副书记、副主席桂敏杰曾分管基金部多年,在其任上,基金业走出了“基金黑幕”的影响。尽管遭遇了市场的单边下跌,截至2008年底,我国基金业资产规模仍高达1.89万亿元。

证监会此次调整中,原由范福春分管的稽查方面的工作归由桂敏杰接管,可以说,桂敏杰要面对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最棘手的难题—如何加强实时监管和打击庄家。

事实上,过去的一段时间,证监会加大了证券业的执法力度,与公安机关合作,重点打击了大股东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操纵市场、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行为,集中力量查办了杭萧钢构(600477)(600477)、带头大哥777、汪建中、中关村(000931)(000931)、金股之王、高新张铜(002075)(002075)等一批大案要案。

最近两年来,证监会共查处案件537件,移送公安机关案件及线索232件,作出行政处罚88件,64家单位和445名个人受到处罚。

但是,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给稽查执法工作带来新的挑战。如何保持高压姿态,把正在进行的大案查清楚等,也是曾经担任国务院法制局工交劳动法规司副司长和证监会法律部主任的桂敏杰将面临的重大课题。

在中国,人事变动往往是新政出台的前奏,中国的证券市场在期待着,会有什么发生?

推创业板与重启IPO,孰先孰后?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股市只要健康运作,融资就是其最基本的功能之一,但中国的A股市场患“感冒发烧”,已经丧失此功能半年了。

按照证监会前副主席范福春在“两会”期间的说法:“如人一样,只要身体健康,就应该工作。但是如果不太健康,就要休息几天,所以前一阶段,IPO(“首次公开发行”,指股份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暂停。”

范福春已经离任,IPO仍在暂停。

先改革再重启IPO

最让市场人士担心的是,IPO一旦启动,市场就一片黯然失色,股指也随即下跌。他们认为发行新股就会抽去市场既有资金,就会让市场流动资金主打新股,从而使现有股指下跌。

眼下,在整体经济情况还处于前景不明朗、预期不确定的阴影笼罩之下,“比黄金还贵的市场信心”依然很脆弱,而IPO的重启需要市场信心的绝对稳定才行。除此之外,当前股市整体市盈率与历史上数次IPO重启时的市盈率仍有一段距离。

多位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均表示目前的市场并非重启IPO的最佳时机。“至少也会等到创业板正式推出之后,具体要看市场的回暖速度。”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次的IPO重启估计会从增发或者部分小盘股开始,接着中盘股,最后才是大盘股。重启同时,估计会与相关利好政策配套,应该不会出现担心的拖累大盘下移的情况,至少不会再产生转折性的影响。”

国都证券分析师吴煊则乐观认为会在创业板前重启IPO,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很多过会的企业都在等待,算是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重启IPO比创业板要容易,后者短时间很难启动。“之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的说法是,创业板真正挂牌上市估计要到8月份以后。实际上,按相关程序和安排,最快也得11月份,也就是《办法》实施半年后,首批创业板公司才会上市。”

无论IPO重启与创业板推出谁先谁后,众专家难得达成一致的是重启IPO应在发行制度改革后。

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也曾公开表示,证监会正在研究发行制度改革,以便形成更加市场化的发行机制,IPO重启和发行制度改革两项工作都在同时进行。时任证监会副主席的范福春也进一步指出,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一个重点,是解决长期以来由新股询价形成的发行价与其在交易所上市交易之前由集合竞价形成的交易基础价背离太大的问题。

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表示,新股发行制度由于受到各部门间利益的牵制,改革并不容易完成。“锅里有10个豆,只准炒3个,利益驱动下,询价不可能低,上市首日不可能不爆炒,估值不可能不带来迷惑,发行上市的巨大利润不可能让那些大胆的上市公司不再造假。”

吴煊认为对此不能苛求太多,“新股发行制度本身没有什么硬伤。发行价格市场化完全可以做到,而且这个过程即是摸索的过程,所谓摸石头过河”。吴提醒记者注意最近证监会的中层人事调整。据传,有全能型人才之称的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肖时庆将回证监会上市部工作。之前有市场人士评论说,在关键时刻,如果肖回证监会,或对未来市场关注的IPO重启等工作有进一步推动。吴煊认为“体制的改革无疑需要换血,而这是一次很好的期待”。

市场下跌非IPO之罪

一提暂停IPO,老股民们首先想到的恐怕就是1994年。

在一位老股民的印象中,“1994年,深圳指数跌到了94点。几乎所有的新股都破发,新股中签率高达百分之百,有许多根本卖不出,银行到处都有买新股的窗口,甚至都折扣出售或按任务摊派”。

同年7月,三项“救市”政策出台,包括控制配股规模、扩大入市资金和暂停IPO。1994年7月20日粤宏远A发行后,一直到当年12月8日,中炬高新(600872)发行,新股暂停发行约5个月。

如果将新股发行只暂停一两个月的情况排除,这是自1990年A股市场创立以来第一次正式暂停IPO。之后,共发生5次IPO暂停、4次重启。分别是1995年1月19日—6月9日;1995年7月5日—1996年1月3日;2004年8月26日—2005年1月23日;2005年因为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自6月7日至2006年6月19日IPO暂停,且持续时间长达1年多;第6次也就是最近的一次,始于2008年9月25日,至今持续时间近6个月。

李大霄告诉记者,毫无疑问,IPO历次暂停的一个共同的大背景就是市场下跌,股市低迷。不同的是针对对象。1994年三大政策采用暂时牺牲一级市场的做法来促进二级市场上涨。而2004年的暂停新股发行是为了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服务,其目的直接针对一级市场前期尴尬的处境。而这次则是如何更好地渡过金融危机。

值得注意的IPO重启的一些基本共性:一旦重启后,往往会持续一段较长的时间;在刚重启阶段,行情往往扑朔迷离,有熊尾,也有牛初的阶段;但行情结束阶段,往往会有标志性的航空母舰公司的发行,比如中国石化(600028)和中国石油(601857)的发行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相关研究表明,IPO重启的消息往往只是导致股市中期调整,不会对长期走势有大影响。虽然在消息出台之初,股市会有明显的一次调整过程,但往往在真正IPO启动、上市后,市场表现还算不错,“利空出尽是利好”。

中国证券市场的历次IPO重启后市场的反应基本上都是延续市场前期的趋势,近期两次IPO重启后此现象更是明显。

历史在告诉我们,决定市场方向的永远都是基本面。

白描

朱从玖

“他还是一个与时俱进、积极进取的人。”

—知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回忆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薄继东 发自上海

少壮派

“很敦实,戴着一副眼镜。”这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上海证券交易所前总经理朱从玖留给一名上交所“红马甲”对其遥望后的印象,“接触不深,但有几次在大型的蓝筹股上市仪式上见过他。”

朱从玖1988年硕士毕业于北京五道口的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从其个人简历来看,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工作经历占据了他职业生涯的一半,而另一半基本来自中国证监会。

1993年起,朱从玖到中国证监会工作。在此六年间,他历任证监会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和深圳专员办事处专员。

“朱从玖曾是首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鸿儒的秘书。”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1999年4月调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时就有接时任总经理屠光绍班的意思。“朱从玖当时是第一副总经理,是上面派来锻炼的。”

实际上,朱从玖和屠光绍共事了一年多。2000年9月,朱从玖正式接替屠光绍升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那一年,朱从玖才35岁又6个月,甚至比当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首任总经理尉文渊当选时还年轻了5个月,成为该所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经理。

不仅如此,朱从玖还是中国证监会现任9名主要领导人中年龄最小的,出生于1965年3月。2008年2月,他升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时未满43周岁。这一记录仅次于现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当年被晋升为主席助理时的年龄。

朱从玖还创造了另一项纪录。或许是因为早有准备的缘故,朱从玖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历史上唯一一个从副总经理被提拔成总经理的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历史上,总经理一职一般是临时“空降”。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工作经历,对于朱从玖来说是难忘的,从担任副总经理算起,他在那里度过了9个春秋,直至2008年2月离开。

很低调

“低调”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多名员工对朱从玖的一致评价。“外表低调,内在坚韧,是典型的安徽人。”一名与朱从玖共事9年的中层干部这样形容他的处世风格。

该人士还记得朱从玖刚去上海证券交易所不久的时候遇到的一件事。有一次,通信系统出现了故障,影响了部分地区的证券交易,证监会打电话去要求交易所停市,朱从玖考虑到停市可能造成国际不良影响,一边要求技术部门尽快解决,一边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要求中国证监会能宽容一段时间,哪怕是5分钟也好。结果,问题真的在上午就解决了,避免了停市。

“他还是一个与时俱进、积极进取的人。”上述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回忆,朱从玖非常注重和支持各类创新业务和产品的开发,如ETF、上证所交易新系统等。“都是朱从玖亲自担任上证所交易新系统的开发组组长时完成的项目。”

事实上,上海证券交易所灾难备份中心正式全面启用、“指数PC机群研发环境”项目正式建成、中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分类、上证50指数、沪深300指数和权证创设等新业务或新产品,都诞生在朱从玖担任总经理的七年半时间里。

“朱从玖非常重视人才,打破传统的论资排辈的陋习,培养和提拔青年干部。”上述人士称赞朱是很“讲义气”的人。

外表看起来十分严肃的朱从玖在上证所员工眼里却并非工作狂人,虽然“他不是很张扬和热衷社交,但他很爱唱歌”。朱从玖是中国证监会合唱团的成员和负责人之一。“是合唱团团长还是副团长,我不确定,但肯定至少是主力成员。”

上述人士介绍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有关文艺活动中,朱从玖时常会表演唱歌。“他的卡拉OK唱得很好。”

一个股民对证监会高层的期望

丁力

4月8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向各部门发文,公布了新任领导的调整情况。

这样一个涉及上千家企业、上万亿资金、上千万股民切身利益的重大事件竟没有掀起任何波澜,甚至在行业内部的四大报纸上也都没有给予足够的版面。但是,细心的投资者可能已经发现,“一切正常”的背后往往另有故事。

首先,此次人员“推磨”式晋升并不是平推,而是更换了齿轮。范福春原来分管上市、稽查和研发系统,现在,这三项业务并没有按照“平推”移交给继任者桂敏杰,而是把三项业务分摊给三位不同的领导分管。分管其实就是“分权”啊,是不是可以把这一举动解读为对中国证监会以往权力过于集中不动声色的纠正?

其次,调整证监会班子的传闻由来已久,年初曾有传闻说重庆市副市长黄奇帆将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尽管这一消息并未兑现,但是不是意味着外界对中国的证劵监管早就期待调整和改进?

再次,时机蹊跷。官方的消息称本次中国证监会对主要领导调整及分工明确将有助于证监会新一轮业务的开展,包括正在进行的包括创业板、新股发行改革,等等。

作为普通投资者,我们对时机问题的解读可能与官方的解释不一样。我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大脑中马上就冒出杨彦明事件。杨彦明是中国“证券界死刑第一人”,现已查明其在担任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期间贪污人民币6500万元。几乎所有知晓此案的人员,甚至包括其辩护人,都猜测其贪污钱款部分用于行贿,但杨彦明从未承认。但就在半个多月前的3月25日,杨彦明突然松口了,首度承认部分资金“作为费用给了相关部门和个人”,并且表示,“一旦有相关人员出现受贿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国家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他愿意作为证人作证。

杨彦明事件只是中国证劵行业诸多问题的冰山一角。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企业想获得上市资格都必须花费一大笔“上市费用”,这笔费用“大部分”花在北京了,其中当然有一部分花在北京的出租车和宾馆饭店了,但是,只要不是昧着良心说话,谁都知道其中的大部分用在什么地方了。

笔者希望,人事变动背后或许正在酝酿一场证券业监管风暴。

我们承认,证券监管部门一直把维护公平、公正、公开作为监管工作的总要求,把“保护投资者利益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座右铭,也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为维护中国证券市场的高速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特别是在史美伦担任副主席期间,银广夏、三九医药[16.69 5.37%]等事件的严厉查处,起到了敲山震虎和振奋人心的作用。

但是,监管滞后甚至监管缺失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而且处理起来往往虎头蛇尾,轻描淡写,治标不治本。就拿我自己曾经持有或正在持有的三家上市公司来说,莲花味精(600186)[3.50 -1.69%]明明是一家以国有资本为主的上市公司,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管理层自己注册的私人企业的子公司了;梅雁水电的实际控制人从上市公司挪用大笔资金,然后让上市公司每年以坏账提留的方式逐步抵消;广电电子(600602)[0.00 0.00%]没有经过ST和PT,现在就突然资不抵债了。

上述这些情况路人皆知,偏偏我们的证劵监管部门不知晓,不查处。作为普通投资人,我们理解金融领域的犯罪手段不断翻新,其“创新”速度超过监管制度的更新速度的事实,所以我们更希望监管部门保持廉洁,因为只有廉洁才不会手软,在处理证劵市场大起大落的背后黑手的时候,能够像当年史美伦处理银广夏和三九医药一样雷厉风行不留情面。

在全流通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中国的证券市场作为世界第四大金融市场,在获得空前发展的同时,也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和挑战,普通投资者更加热切地盼望有关部门通过包括人事变动在内的调整从而加强监管,维持平稳发展。

作者为畅销财经小说作家,著有《高位出局》、《涨停板跌停板》等股市题材长篇小说,曾担任某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本文不代表本报立场

安徽临时看台出租搭建看台租赁服务供应商

在上海电子商务师证报考入口

摩托E3手机显示屏大量收购

室内塑胶网球场

新疆回收芯片价高电子芯片庄家